8个被平反的医学理论

0
962
views

现时我们都知道子宫颈癌与病毒息息相关,但在未被证实之前,这个推论曾经被嘲笑。事实上,有些医学理论在早期时的确有点不可思议,经过不断反复求证,才能把这些「理论」得以证明。

西方医学讲究实证,未曾经过实验证明的理论,通常只能停留在「理论」的层面。在许许多年前,西方医学不认为人体的免疫系统与疾病相关,而免疫系统与疾病的关系却是中医说了千年的「正气内存,邪不可干」。不过,西方医学精神倒是开明,只要拿得出证据,便愿意接受,所以常有之前只是传说的「理论」,在反复求证后得以证明。

1. 细菌与胃溃疡

肠胃溃疡是如何产生?以前医学界相信,胃溃疡的原因是来自压力和经常吃刺激性食物的习惯。1875年,德国科学家在人体的胃部发现了一种螺旋细菌,却因为无法在容器中培植而没受到医学界重视。至百多年后的1982年,两名澳洲科学家Robin Warren及Barry Marshall再次发现这种细菌,以人类的胃黏液来培植,认为人类的胃溃疡及胃炎等疾病是因为这种细菌而引起,而非长期进食辛辣食物或压力而致。但医学界一直认为没有细菌可以长时间在胃部强酸的环境中生存,为了证实这种细菌会引起肠胃溃疡的理论,当时年纪较轻的Barry Marshall吞下一个培养皿的细菌,最终被诊断胃溃疡。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后来提出大多数常见的胃炎均由这种被命名为幽门螺旋杆菌引致,且可引致胃癌。2005年,Robin Warren及Barry Marshall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2. 吸烟与肺癌

早在1939年,第一项将吸烟与肺癌联系起来的研究已经出现,但许多医生认为癌症主要是由于其他因素,如空气污染而致。在20世纪60年代初之前,甚至有些医生会鼓励病人吸烟来减轻压力,除此以外,20世纪烟草商具有极强大的经济力与话语权,可左右政府政策及主流意见。

今时今日,吸烟危害健康已是普通常识,虽然仍有反对者认为不少长寿人士都是烟民,例如以九十二岁高龄过世的邓小平(且并非死于肺癌),问题是,这世上只有一个邓小平。吸烟除可致肺癌外,已陆续被证实与其他癌症皆有一定关系。

3. 亚斯匹灵与心脏病

亚斯匹灵这种衍生于现世代广泛应用的药物,其实早在二千多年前就被人类制用它的成分来治痛症。亚斯匹灵的主要成分为水杨酸,这种从柳树萃出的成分直至十九世纪萃取技术进步之后,德国药厂制成药片才得以大规模生产和流行。然而又因为亚斯匹灵具有引致胃溃疡的副作用,令其止痛的美名蒙有阴影。更且,止痛药的发展迅速,市面上不无与亚斯匹灵功效相当,而副作用较低的药物竞争,亚斯匹灵在止痛的使用范畴开始被其他药物瓜分。

1950年美国医生Lawrence Craven首次发表研究报告,指亚斯匹灵具有薄血功能,可抗血管堵塞,提议处方每日一剂亚斯匹灵来预防心脏病。只是,Lawrence Craven医生这个建议在当时并未受到认同,直至几十年后的今天,亚斯匹灵已普遍用于预防心肌梗塞,亦广泛作为薄血药使用。

4. 病毒与子宫颈癌

人类乳头瘤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HPV)是子宫颈癌及其前体的病原体,以通过皮肤接触直接传播。在大多数情况下,HPV是在性交过程中传染。迄今发现,超过40-100种不同类型HPV可影响人类,大多数感染发生在生殖器区域,亦可在口腔和喉咙中发现。

在未曾了解HPV如何传播之前,没有人知道子宫颈癌与HPV有关。

1972年波兰皮肤科学家Stefania Jablonska提出人类乳头瘤病毒与疣状表皮发育不良(Epidermodysplasia Verruciformis)的皮肤癌有关连。疣状表皮发育不良又称树人症,多为隐性遗传,病因为皮肤发生慢性病毒感染,而导致树人症的病毒亦是HPV。1976年,德国病毒学家Harald zur Hausen假设如果HPV感染了子宫颈,很可能是子宫颈癌的成因。当时许多科学家都嘲笑他的推论,经过锲而不舍的研究,Harald zur Hausen终在子宫颈癌中发现了HPV16和HPV18(两种最常见引致子宫颈癌的病毒),于2008年得到诺贝尔医学奖,而Stefania Jablonska亦在皮肤癌中发现了HPV5。

5. 鸡蛋与胆固醇

胆固醇是现代人的灾难,多年来绝大部分人的认识都是鸡蛋的蛋黄具有超高胆固醇,所以都尽量少吃鸡蛋,或吃鸡蛋时只吃蛋白不吃蛋黄。甚至医生和营养师都是这样来教导民众及高胆固醇患者。

但是,这个「常识」却被科学研究打破。

2013年,美国心脏协会的一份报告证实,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高胆固醇饮食会直接导致低密度脂蛋白(坏胆固醇)升高。更且,100g蛋黄约1000mg胆固醇,一个蛋黄则只有大约15-20g,胆固醇分量不高之余,亦不是坏胆固醇。

鸡蛋具有相当高的营养价值,任何人每天一颗并不为多。然而,饱和脂肪和反式脂肪确实会增加胆固醇量,亦即是说,吃鸡蛋应避免使用不良油脂煎炸。较可惜是,蛋黄高胆固醇的说法根深蒂固,至今市民的认知仍未改变,白白浪费了吃蛋的效益。

6. 蛋白质与疯牛症

医学界普遍认同蛋白质是人体七大重要营养素的重要一环,而大多数的疾病都是源于细菌、病毒、真菌或是寄生虫等微生物,基于以上理由,1982年美国神经学家Stanley Prusiner提出某种被称为普利昂蛋白(prions protein,PrP)可能致病时,其引起医学界的哗然与批评便不难理解。

普利昂蛋白很陌生对不对?它有另一个大家比较熟悉的名字叫做朊病毒,但因为其结构仅由蛋白质构成,严格来说不能归类为「病毒」,所以亦有称为朊毒体。1996年当科学家终于发现朊病毒可引起疯牛病时,以前的批评即时变成恐惧。科学家发现普利昂蛋白是一类可以自我复制且具感染性的蛋白质,并能引发哺乳类动物的传染性海绵状脑病,包括羊瘙痒症、疯牛症,以及人类的克雅二氏症,而且,直至现时仍没有治疗良策。

曾备受批评的Stanley Prusiner亦于1997年获诺贝尔医学奖。

7. 免疫疗法与癌症

在20世纪70年代,增强身体自身免疫系统以对抗癌症的想法并不吻合大多数医生的想法,他们认为免疫系统不会对癌细胞有反应,制药公司也没有兴趣探究这个可能。在2010年和2011年,人体试验证明,促进某些白血球细胞可以停止甚至缩小肿瘤。现在,癌症治疗方面最大的希望都是与免疫学相关。

8. 疫苗与自闭症

新近在中国闹得满城风雨的疫苗一直是医学争论的焦点,部分父母对子女接种疫苗亦有迟疑,因为有些传闻说疫苗会引起自闭症。这种担心源于有研究人员在1998年和2002年间进行了几项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与自闭症相关的研究,此外,亦有认为自从疫苗流行之后,自闭症的个案一直增加,揣测两者的发生有一定的关连。令家长担心子女接种疫苗会增加患自闭症的风险。

然而,这些论文后来被证实存在严重缺失,其结论亦不能作为参考。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保证,疫苗非常安全,除对小朋友提供保护性,也不会增加自闭症的风险。

不守前规的医学

西方医学神速的进步在于不懈的研究及求真精神,敢于以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亦因为这种不墨守于前人规条的态度,为人类的健康带来不可量的贡献,亦大大延长了人类的生命周期,未来人类活到120岁绝对不是梦。3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