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你有冇问题?

0
878
views

这几年发生不少精神科病人造成的意外事件,留下许多遗憾。许多人都问,病人没有见医生吗?香港政府医院没有处理病人吗?精神科的资源很不足吗?问题在哪里?

真正的问题症结相信须由专家拆解,小记者要了解民间事,就是到政府精神科诊所走一圈(香港大部分精神病人都在政府诊所覆诊),看看精神科病人的覆诊及诊所医生如何对待这些弱势中的弱势病人。

精神病和一般病患者在政府诊所覆诊的流程大致相同,排队见医生然后攞药。有些重症患者(例如精神分裂症)或不肯按时服药,医生会选择使用注射药物,每月打针一次,见医生则是每两月一次。

据病人说,见医生时,通常只会被问一个问题:近来有没有甚么特别事?病人不蠢,为免加药或其他,都会答:没有。然后就是排队打针,攞药。等一个小时,见医生时间不到两分钟。

等一个小时是正常的,但见医生两分钟?不可能吧!

我是真的拿着手机计时,三个医生三间诊症室,两间是频进频出,真的没有一个病人在诊症室内逗留超过两分钟,只有一间诊症室见病人的时间长一点,多超过五分钟。

我的朋友是重症精神病患者,患病多年,家人已与他断绝往来,由于近月他的焦虑和幻觉增加,所以陪他见医生,让医生了解情况。

医生第一句问叫甚么名字,和你一同来的人是谁?

病人了答过后,才坐下,医生就问:「近来有没有甚么特别事?」(与传闻一样啊!)

病人当然答:「没甚么特别。」(精神病是精神有问题,不是智力有问题!)

医生继续说:「没特别就出去打针。」

就这样!就这样!难怪不用两分钟看完一个病人。

我插嘴说:「病人近来有些焦虑而且有太多幻想。」

医生完全不理睬,好像没听见,然后就是Printer 列印药单的声音。

不死心,再问:「同一种针药打了十几年,会不会有耐药性?」

她仍不看我,只说:「不会,这药很好。」

由于病人之前做了认知障碍评估,当时评估的医护人员说病人得分低,有可能患认知障碍,故此我又问:「病人有没有患认知障碍?」

医生终于不情愿的答:「认知障碍的范围很阔!」

那即是有还是没有?相信没有病人明白她的意思,更何况精神病人!

我问:「以病人现在情况,是否应通知家人他有前期症状?」

医生只对病人说:「自己决定。」

这个医生是不是有问题?令人生气的不是诊症时间的长短,而是对病人的漠不关心。仿佛在说「走啦!医不好的,别浪费时间。」

精神病人的悲哀是不知道自己患病,家人也不愿意承认家中有人「神经」,不会像其他病人组织开记者会要求社会增拨资源,可说是在社会上最被漠视的一群,而随着患病的时间愈长,愈是断六亲,性格也愈偏执。我这朋友近半年又开始有幻觉,很明显,或许是病况严重了,又或是对现时所用的药物出现耐药性,需要调整。如果放著不理,搞不好,很可能是另一个社会炸弹!

纵使有些病人真的是无法治好,纵使是浪费生命的存在,但医生是「有责任」好好处理病人的病情,避免发作。要知道,病人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政府精神科医生是受聘于政府来照顾这些病人。既然我们的社会共识了不要一竹篙把精神病患者关起来,要让精神病患者融入社群,就需要好好帮助这些患者,令他们不会在社会中制造悲剧。保护病人,更是保护社会及其他市民,这是无法推诿,政府给予精神科服务的「责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