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血藥阿膠炮製繁複

0
196
views

阿膠是補血強身的名貴中藥,同時也是女性調補健康的佳品。每當我們品嚐阿膠燉雞湯的時候,又是否知道阿膠的製作方法是多麼繁瑣?

膠除了有補血強身的藥效以外,對人體還有甚麼益處?筆者為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阿膠的由來製造過程及其藥理功效。

阿膠選材加工炮製方法

在很久以前,交通並不發達,驢子就像沙漠的駱駝、印度的大象一樣,作為人類搬運小型行理的工具,隨著社會發展,驢子逐漸被淘汰,但由驢皮煎熬出的獨有膠狀物,時至今日仍然大受歡迎,這就是補血養生的名貴中藥 —— 阿膠。

話說中國炮製阿膠的歷史已有2500年之久,大多選取關中驢的皮部作為製膠原料,這種驢子相比其他品種的驢子體格更為壯健、皮部厚實,製出的阿膠自然最為上品。除驢皮之外,古人對熬製阿膠的水源也有嚴格的要求,指定要山東聊城市東阿縣的泉水。到底為甚麼呢?因為東阿縣泉水的屬性較為寒涼,而驢皮的性質則較為溫熱,以中醫陰陽學說的概念來解釋,就是用寒涼的泉水來炮製溫熱的驢皮,達到水火相濟、陰陽平衡之效。

近代醫學認為,泉水含有鉀、鈉、鈣、鋅等豐富的礦物質,當中的微量元素可有效純化阿膠在提煉過程中的雜質,分離出更多的有效成分,提升阿膠的功效,且對人體健康很有益處。
除了驢、水源的選擇以外,最後就要考驗製藥師傅的製膠功力!

由驢皮製成阿膠的過程說白了就是把驢皮煎煮、濃縮、凝固獲得的膠體塊狀物,但製作起來卻是工序煩複。首先,殺驢割下全身的外皮,用水浸二至三天,令驢皮軟化後,擦去驢毛,切成小塊,洗淨後放入鍋內煲煮一小時,待驢皮煮至捲起後放入另一鍋內熬三、四天,以水液呈黏稠狀為宜,把驢皮塊放進另一煲內再熬煮,餘此類推重複六、七次,直至煎出驢皮所有的膠質,然後把所有的煎熬液混合,用銅絲篩過濾(目的是為分離粗糙的雜質),再加入白礬粉攪拌,靜置數小時,令膠液內細微的雜質沉澱(即是經2次過濾),然後取上清液濃縮成半固半液體狀。在攪拌期間分別加入矯味劑(除臭)和豆油(降低黏度),最後倒進模具內整形,待凝固後切成小塊。為了使其軟硬適中,傳統會放在陽光下晾曬(軟化)一會,然後密封起來令熱力滲透,待堅硬後再曬,餘此類推重覆2-3次即可。現時一般使用低溫乾燥法調整軟堅度。

驢皮製成阿膠後,亦可根據臨床需要加入蛤粉或蒲黃與阿膠同炒,製成不同的炮製品,其炮製方法如下:

  • 蛤粉炒阿膠 —— 把海蛤殼磨成粉末,稱取適量置於熱鍋內,用中火加熱炒至靈活狀態(跳動感)時,投入阿膠並不斷翻動,炒至阿膠鼓起呈圓球形、內無溏心時取出,篩去蛤粉後放涼。
  • 蒲黃炒阿膠 —— 炮製法方與上述製法相似,只是伴炒藥材不同。先將蒲黃置熱鍋內,用中火加熱炒至稍微變色,投入阿膠不斷翻動,炒至阿膠鼓起呈圓球形,內無溏心時取出,篩去蒲黃後放涼。

阿膠傳統與現代藥用價值

阿膠又名毛驢、家驢,屬於馬科動物驢Equus asinus L.或其他驢皮經煎煮濃縮製成的固體膠狀物。本品使用歷史久遠,早在兩千多年的《神農本草經》已有記錄,據說阿膠最初是用牛皮來熬製成膠的,後來發現使用驢皮的藥效更佳,便以驢皮取代牛皮。

除了《神農本草經》以外,往後的多部醫學典籍(《名醫別錄》、《本草圖經》、《本草圖經》和《本草綱目》等等)均有對阿膠的製作方法或功效作用作詳細描述。據新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記載,阿膠性平,味甘,無毒,歸肺、肝、腎經,功效滋陰補血,止血潤燥等功用。

阿膠是公認的婦科補血要藥,對於婦女產後體虛或女子月經不調所引起的血虛症狀均宜,如果出現面色萎黃,頭痛眩暈、心悸失眠者,可加阿膠與川芎、甘草、當歸、熟地、艾葉、白芍同用,如《膠艾湯》,亦可因應實際情況適當加入補氣的藥材,包括人參和黃耆等有「補氣生血」中藥加強補血效果。如果熱病傷陰,虛煩不眠者,可配白芍、雞子黃等同用,代表方有《黃連阿膠湯》,血熱引起的吐衄者,可配伍蒲黃、生地黃等同用,相關處方有《千金翼方》,肺燥引起的咳血者,可配伍人蔘、白芨等同用,常見的湯頭有《阿膠散》。

本品雖為體虛補益之品,但脾胃消化功能欠佳者不宜長期服用。因為阿膠為膠狀物質,比較滋膩,容易阻礙脾胃消化和吸收,臨床治療如見脾胃虛寒所致的脘腹脹滿,食少便溏者應當慎服,如果出現嘔吐泄瀉的情況必須停用,服用時須按照醫師指引為宜。

現代醫學研究指,阿膠含大量蛋白質及18種氨基酸,可以刺激免疫系統、造血系統功能以加強人體抗病能力,並具有抗休克、調節鈣代謝平衡,多用治突發性血小板減少所起的紫癜;貧血引起的白細胞減少症;習慣性流產所引起的不孕症、陽萎、消化道出血等作用。3

參考資料:

1. 阿膠提高免疫力,《蘋果日報》2013年1月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120/18140099
2. Tian J, Zhang X, Liu H, et al. The hematinic effect of Colla corii asini (Ejiao) using 1 H-NMR metabolomics coupled with correlation analysis in APH-induced anemic rats[J]. RSC Advances, 2017, 7(15): 8952-8962.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