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监狱

0
651
views

香港进入微凉的金秋,是一年难得的好季节,然而,远在中东的那一边,有个地区叫加沙,不但无法享受上天赐予的好天气,甚至连生存也不容易。

中东地区的恩怨是千年情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更是没法说,也说不清。追溯简单的近代历史,就是大约在1948年时,散落在地球其他地区的犹太人得到美国支持及联合国同意在巴勒斯坦地区(旧约《圣经》称为迦南地)建国,与原居于此地的巴勒斯坦人共同拥有一块土地,国号以色列。当年的划分大约是以色列占地稍多一点,人口以犹太人为主。经过几十年下来,随着犹太人的富强,所占土地面积也愈来愈多,巴勒斯坦国被分割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约旦河西岸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巴勒斯坦政府,另一部分就是抵抗组织哈马斯所控制接壤埃及的加沙地区(因面积狭长,又称加沙走廊)。

今次的中东战乱,重灾区就是加沙走廊。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在宗教文化及土地的纷争,不时出现各种冲突,以色列拥有财力和军事的绝对优势,经过多年蚕食与屯垦,占地日益俱增。1947年之前巴勒斯坦原本拥有百分百的土地,1948年被分了一半给以色列,只余44%,1967年缩减至22%,到了2000年,巴勒斯坦国只剩15%。由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区更可说是完全被封锁,以色列除了在边境建造连绵不断的围墙防止巴人越境外,也设有不少哨站监视,非法越境者随时被杀(加沙亦称为露天监狱)。陆路无通道,海路与空域亦被封锁,一切生活所需都靠国际社会援助,水电煤及网络须由以色列提供。甚么都被管,只有生育管不了,加沙地区面积只有半个新加坡大小,人口却是两百多万。

如果你在那里出生,又逃不出去,未来就等同注定了,反抗也是必然,所以才有这次哈马斯突袭以色列而挑起以色列要血洗加沙的战争。有人说哈马斯把加沙人的生命来了一场豪赌;也有人说,加沙的人以生命换取国际关注,换加沙的未来。

这个世界向来有钱好办事,以色列有钱有军武,又有美国撑腰,加沙的未来是无法乐观的,哈马斯的突袭令以色列死了千多人;但以色列狂轰加沙,巴勒斯坦也死了五六千人,且接近二千人是儿童。须知道,哈马斯组织大约只有两万多,加沙地区起码有二百万巴勒斯坦人是平民,以强大的武器猛炸,只会造成重大的平民死伤。

犹太人一直拿着旧约《圣经》说巴勒斯坦这片土地是上帝应许给他们的,但是,在加沙地区狂轰猛炸教堂与医院,杀害妇孺平民,犹太人有遵守与上帝的契约吗?而在战争背后,究竟是甚么人在操弄和计算?以血淋淋的杀戮换取更大的财富与土地?

 

名字底下的痛

新闻报道中,加沙地区巴勒斯坦的父母会把子女的名字写在孩子的手上腿上或腹部,原因是怕孩子死后无法确认身分。你说,在子女手脚写上名字时,父母是怎么样的心情?

有记者访问一个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小女孩,问:看见国家被袭击,长大之后想做甚么?

那小女孩反问:我会长大吗?我连长大的机会也没有。

几天后,记者发现受访的小朋友已不幸罹难。

 

图片来源:互联网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