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天監獄

0
725
views

香港進入微涼的金秋,是一年難得的好季節,然而,遠在中東的那一邊,有個地區叫加沙,不但無法享受上天賜予的好天氣,甚至連生存也不容易。

中東地區的恩怨是千年情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更是沒法說,也說不清。追溯簡單的近代歷史,就是大約在1948年時,散落在地球其他地區的猶太人得到美國支持及聯合國同意在巴勒斯坦地區(舊約《聖經》稱為迦南地)建國,與原居於此地的巴勒斯坦人共同擁有一塊土地,國號以色列。當年的劃分大約是以色列佔地稍多一點,人口以猶太人為主。經過幾十年下來,隨著猶太人的富強,所佔土地面積也愈來愈多,巴勒斯坦國被分割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約旦河西岸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巴勒斯坦政府,另一部分就是抵抗組織哈馬斯所控制接壤埃及的加沙地區(因面積狹長,又稱加沙走廊)。

今次的中東戰亂,重災區就是加沙走廊。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在宗教文化及土地的紛爭,不時出現各種衝突,以色列擁有財力和軍事的絕對優勢,經過多年蠶食與屯墾,佔地日益俱增。1947年之前巴勒斯坦原本擁有百分百的土地,1948年被分了一半給以色列,只餘44%,1967年縮減至22%,到了2000年,巴勒斯坦國只剩15%。由哈馬斯控制的加沙地區更可說是完全被封鎖,以色列除了在邊境建造連綿不斷的圍牆防止巴人越境外,也設有不少哨站監視,非法越境者隨時被殺(加沙亦稱為露天監獄)。陸路無通道,海路與空域亦被封鎖,一切生活所需都靠國際社會援助,水電煤及網絡須由以色列提供。甚麼都被管,只有生育管不了,加沙地區面積只有半個新加坡大小,人口卻是兩百多萬。

如果你在那裡出生,又逃不出去,未來就等同注定了,反抗也是必然,所以才有這次哈馬斯突襲以色列而挑起以色列要血洗加沙的戰爭。有人說哈馬斯把加沙人的生命來了一場豪賭;也有人說,加沙的人以生命換取國際關注,換加沙的未來。

這個世界向來有錢好辦事,以色列有錢有軍武,又有美國撐腰,加沙的未來是無法樂觀的,哈馬斯的突襲令以色列死了千多人;但以色列狂轟加沙,巴勒斯坦也死了五六千人,且接近二千人是兒童。須知道,哈馬斯組織大約只有兩萬多,加沙地區起碼有二百萬巴勒斯坦人是平民,以強大的武器猛炸,只會造成重大的平民死傷。

猶太人一直拿著舊約《聖經》說巴勒斯坦這片土地是上帝應許給他們的,但是,在加沙地區狂轟猛炸教堂與醫院,殺害婦孺平民,猶太人有遵守與上帝的契約嗎?而在戰爭背後,究竟是甚麼人在操弄和計算?以血淋淋的殺戮換取更大的財富與土地?

 

名字底下的痛

新聞報道中,加沙地區巴勒斯坦的父母會把子女的名字寫在孩子的手上腿上或腹部,原因是怕孩子死後無法確認身分。你說,在子女手腳寫上名字時,父母是怎麼樣的心情?

有記者訪問一個加沙地區的巴勒斯坦小女孩,問:看見國家被襲擊,長大之後想做甚麼?

那小女孩反問:我會長大嗎?我連長大的機會也沒有。

幾天後,記者發現受訪的小朋友已不幸罹難。

 

圖片來源:互聯網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