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渡过!

0
432
views

瘟疫就是大流行,中华上下五千年,经历不知凡几。自从人类进入农耕社会,开始群居聚集,细菌病毒便如影随形,疫症亦然。

细菌和病毒要生存必须有大量宿主,要开枝散叶则需要一定的宿主密度来传播。人口愈密集挤迫的大都市,愈是传染病的温床,若加上卫生条件欠佳,情况便更严重。大量人口在世界各地穿梭往来,病原体就可以随着移动的个体,到达地球任何角落,因此,当大流行出现,为要截断传播,封城锁国几乎是各国卫生机关最必然的手段。除此之外,减少人群聚集,强制接种疫苗,也是常见的公共卫生措施。

然而,总有人会把个人自由置于公共卫生之上 —— 理由是担心当权者以维护公共健康之名合理化地干预公民自由及个人权利,而国际上确常有以公共健康措施(或其他理由)为名来控制经济及贸易的事例。今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疫苗虽以前所未见的速度问世,但多个国家的民众接种意愿低,除了部分因为宗教理由,更大部分认为政府催迫市民接种是人权的侵犯。

不打疫苗,不戴口罩,不作自我隔离,这一切好像都是个人选择。但从你感染病毒及受你传染的群组散播病毒开始,整个社会便要承受所有风险,一连串隔离检疫,停课停市的经济影响,还有病人送院的治疗、抢救的负担,以及人命的损失!

人类是群居动物,喜欢与同类一起活动,所以才有「洪门宴」和「跳舞组」,或是佣佣姐姐街头扎营共餐,以及机组人员甫跳下飞机便急不及待跑遍全港会见亲戚朋友。在大流行时期,这些行为少不免为他人及社会增添传染危机。当权者不能干预个人合法的自由行为,但必须防止其行为对他人造成伤害。

在传染病大流行时,政府的政策应以保护大多数群体生命作为最优先,少数人的「自由」难免要被牺牲。香港的防疫情况虽然不尽完善且经常甩辘,但谁都没有应付百年一遇大流行的经验,大家对政府防疫政策不妨多点体谅和配合。事实上,截断传播链也不能单靠政府政策,市民自觉地携手同心,渡过大流行,令经济和生活早日恢复正常,比怨天怨地怨苍生更加实际。

题外话 ——

之一:高官议员没有特权,也不应有特权,需隔离就要隔离,隔离营不是五星酒店,要求周到服务或谴责流程僵化,只暴露自大骄矜的心态。

之二:疫情持续足足两年,我们对各位前线医护人员,乃至所有参与检疫中心一众默默谨守岗位的工作人员致以十二万分的感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