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渡過!

0
619
views

瘟疫就是大流行,中華上下五千年,經歷不知凡幾。自從人類進入農耕社會,開始群居聚集,細菌病毒便如影隨形,疫症亦然。

細菌和病毒要生存必須有大量宿主,要開枝散葉則需要一定的宿主密度來傳播。人口愈密集擠迫的大都市,愈是傳染病的溫床,若加上衛生條件欠佳,情況便更嚴重。大量人口在世界各地穿梭往來,病原體就可以隨著移動的個體,到達地球任何角落,因此,當大流行出現,為要截斷傳播,封城鎖國幾乎是各國衛生機關最必然的手段。除此之外,減少人群聚集,強制接種疫苗,也是常見的公共衛生措施。

然而,總有人會把個人自由置於公共衛生之上 —— 理由是擔心當權者以維護公共健康之名合理化地干預公民自由及個人權利,而國際上確常有以公共健康措施(或其他理由)為名來控制經濟及貿易的事例。今次新冠病毒大流行,疫苗雖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問世,但多個國家的民眾接種意願低,除了部分因為宗教理由,更大部分認為政府催迫市民接種是人權的侵犯。

不打疫苗,不戴口罩,不作自我隔離,這一切好像都是個人選擇。但從你感染病毒及受你傳染的群組散播病毒開始,整個社會便要承受所有風險,一連串隔離檢疫,停課停市的經濟影響,還有病人送院的治療、搶救的負擔,以及人命的損失!

人類是群居動物,喜歡與同類一起活動,所以才有「洪門宴」和「跳舞組」,或是傭傭姐姐街頭紮營共餐,以及機組人員甫跳下飛機便急不及待跑遍全港會見親戚朋友。在大流行時期,這些行為少不免為他人及社會增添傳染危機。當權者不能干預個人合法的自由行為,但必須防止其行為對他人造成傷害。

在傳染病大流行時,政府的政策應以保護大多數群體生命作為最優先,少數人的「自由」難免要被犧牲。香港的防疫情況雖然不盡完善且經常甩轆,但誰都沒有應付百年一遇大流行的經驗,大家對政府防疫政策不妨多點體諒和配合。事實上,截斷傳播鏈也不能單靠政府政策,市民自覺地攜手同心,渡過大流行,令經濟和生活早日恢復正常,比怨天怨地怨蒼生更加實際。

題外話 ——

之一:高官議員沒有特權,也不應有特權,需隔離就要隔離,隔離營不是五星酒店,要求周到服務或譴責流程僵化,只暴露自大驕矜的心態。

之二:疫情持續足足兩年,我們對各位前線醫護人員,乃至所有參與檢疫中心一眾默默謹守崗位的工作人員致以十二萬分的感激。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