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接种新冠疫苗?政府最具影响力!

0
93
views

香港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如箭在弦,但不少市民都在犹豫,接种还是不接种,若接种又应选择哪一种?中文大学研究发现,在市民接种疫苗上,政府具有最大影响力!研究结果刚在科学期刊「Vaccine」发表。

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一项调查发现,香港市民对新冠疫苗的接受程度低。受访者的接种意愿随年龄呈「J形」模式,即年轻人(18-24岁)的接受程度较高,紧接的年龄组别接受程度回落,再随年龄升高而慢慢增加。研究亦发现,政府的建议是市民接种疫苗的最大驱使因素。此外,感染新冠肺炎可能引致严重后果亦是市民接种疫苗的重要因素。研究小组希望调查结果能帮助政府制定和实施有效的疫苗接种策略。

影响市民接种疫苗的因素

新冠疫苗预计2021年2月到港。据估计,要实现针对新冠肺炎的群体免疫,接种率需达整体人口的70-90%。因此,社会有迫切需要知道影响疫苗接种的障碍和驱使的因素,从而制定有效的疫苗接种策略。

中大医学院在本港疫情第三波的高峰期(2020年7月27日-2020年8月27日)时进行了1,200个电话访问,以了解影响市民接种新冠疫苗意愿的因素。

调查的主要发现如下:

  1. 香港成年人的整体新冠疫苗接受程度为37%,远低于其他国家(约60-90%)。
  2. 年龄与疫苗接受程度有显著关系。接受程度按年龄分析呈「J形」曲线,显示年轻人接受程度较高,紧接年龄组别的接受程度回落,至较年长的市民又有较高意愿接种。
  3. 就港人对接种新冠疫苗意愿的主要发现包括:
    • 针对疫苗性质和生产,受访者就以下情况表示缺乏信心:没有大规模疫苗生产经验的制造商所生产的疫苗(52%)及以新方法制造疫苗(43%)。63%受访者表示,疫苗产地会影响其接受程度,而67%人表示如果临床测试少于50,000人,对该疫苗的接受程度会降低。
    • 在推荐者影响力分析中,政府(关联强度:10.2)、医生(关联强度:2.06)、家庭成员(关联强度:2.07)和朋友(关联强度:1.37)的建议能有效加强疫苗接受程度。可见政府的角色最具影响力,是医生和家庭成员影响力的5倍。
    • 「自觉感染新冠肺炎后的严重性」与「自觉接种疫苗带来的好处」,对驱使疫苗接种有正面的影响力。
    • 「自觉接种新冠疫苗的害处(如副作用)」与「自觉接种疫苗时遇到的困难(如需要请假)」,对新冠疫苗的接受程度有相若的负面影响。

因应目标群组作推广教育

是次调查发现新冠疫苗的接受程度与其他疫苗不同之处,是政府的建议最具影响力,远胜医生和家庭成员。因此,政府应在开展疫苗接种计划之前,主动提供所选疫苗的重要信息,并迅速澄清误解和错误信息,以增强市民对疫苗的信心和接受程度。

中大医学院微生物学系系主任陈基湘教授表示,预期的接受程度仅为37%,远低于群体免疫或放宽抗疫措施及恢复经济活动所需的先决条件,情况令人关注。

「香港应设定目标,在市民知情的情况下自愿接种,使疫苗覆蓋率达到至少70%。为实现此一目标,我们建议政府优先进行四个主要领域的沟通:1.解说以新型mRNA和DNA制造的疫苗,因为香港购买的三种疫苗中有两种属此类;2.制造商以往制造疫苗的经验;3.对产地来源;4.政府所选定疫苗在其他国家及地区已接种之人数和安全记录。」

健康人士认为新冠只是轻症

是次调查应用了「健康信念模式」进行。「健康信念模式」以心理学为基础,旨在以个人的信念、自觉及分析思维,预测个别人士为预防患病而作出健康行为或接受医疗服务的可能性。此信念模式为国际文献广泛采用,可成功评估个人健康行为并获医学界认可。

中大医学院赛马会公共卫生与基层医疗学院黄至生教授强调,调查亦发现感染新冠肺炎的自觉风险与是否愿意接种疫苗之间没有关系。

「受访者或会认为除非身体有长期病患等潜在健康风险,否则患上新冠肺炎只是轻症。此发现指出,对较年轻和健康的人士须设计不同的推广和教育计划,采用『健康信念模式』及考虑提供适当的诱因确保达到接种目标。」3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