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下狂抢的中成药

0
1137
views

新型冠状病毒横扫全球,确诊及死亡人数未见回落。由于西药仍未有有效治疗,疫症在中国初爆发之时,人心惶惶下,多种中成药线上线下都被疯抢。

对新型冠状病毒,虽然治疗方法已经在各国全速研究,但药物及疫苗研发远水未能救近火,所以不少人将目光转移至中成药,而中国亦有专家指在治疗新冠肺炎时有使用中药,加上部分媒体炒作,中成药双黄连、连花清瘟及排毒清肺汤成了聚焦点,更导致中国国内全民疯抢。

中国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万多人有使用中医药,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可帮助缓解症状,减少轻型、普通型发展至重症型,降低病亡率。从这种公布数据看,中医药或许不能治愈新冠肺炎,但若能减少由轻症变成重症,亦是相当不错。

疫症在中国稍稍降温,小老百姓抢买的热情也降低,然而,究竟这些复方中药对新冠肺炎有没有治疗之效?

双黄连

金银花

在中国一夜抢光的是一种名为「双黄连」的复方中成药,有多种剂型(包括丸、口服液及注射剂),用于治疗发热、咳嗽及喉咙痛。很多人被「双黄连」的名字误导,以为成分必有黄连,其实「双黄连」的组成是金银花(又称花)、芩、翘,双黄连三字是取自组成药的第一个字,与黄连没有半点关系。

双黄连注射剂是中国治疗儿童感冒发热的药物,必须于二级以上医院才可使用,但却广泛用于基层治疗中,曾发生致死事件。根据中国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报告,双黄连制剂是中成药不良反应排行榜的常客。

那双黄连为甚么会被抢?为因上海药物研究所及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的公告指,双黄连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展开临床研究。在疫症高峰期且未有有效治疗时,消息公布后再经传媒炒热,双黄连被疯抢大概是可以预期了!

然而,随着双黄连被盲抢,中国医学界不少专家跳出来指上海药物研究所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只是体外实验,并未有临床数据支持。而且中医药讲究扶正袪邪,在阴阳失调,邪盛正虚的时候才要用药,即是体内有「热」才要清热,有「湿」才要去湿,不能盲目服药,双黄连不能用来「预防」新冠肺炎。

连花清瘟

连翘

在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健委)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曾经推荐使用的中成药,包括连花清瘟胶囊和藿香正气丸。这两种中成药的使用是参考了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治疗。据悉,连花清瘟是2003年「非典」期间所研发的中药新方,藿香正气丸则是2003年原卫生部用于《传染性非典型肺炎诊疗方案》中为数不多的中成药之一(无论是生产连花清瘟还是藿香正气丸的制药集团在今次抗疫中都是大量赠药)。

为甚么在疫情中连花清瘟比藿香正气丸风头更盛?那是因为钟南山。

网上《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IF 5.572)刊登了一篇题为《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论文,作者包括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研究员杨子峰等。论文指,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细胞中的复制,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钟南山团队亦曾在广东疫情防控发布会上表示,研究证实连花清瘟在体外有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细胞病变。

连花清瘟的成分包括连翘、金银花、炙麻黄、炒苦杏仁、石膏、板蓝根、绵马贯众、鱼腥草、广藿香、大黄、红景天、薄荷脑、甘草。事实上,连花清瘟于2015年12月获准进入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二期临床研究,为全球首个进入FDA临床研究的治感冒抗流感复方中药。

藿香正气丸

藿香

藿香正气丸则为中医传统方剂,源于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主治外感风寒,发热头痛,成分包括藿香、大腹皮、白芷、紫苏、茯苓、半夏、白术、陈皮、厚朴、桔梗、甘草。用于治疗急性肠胃炎或外感风寒,方剂颇见盛名,民间一直沿用。

清肺排毒汤

黄芩

清肺排毒汤为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可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型、普通型、重型患者。但该方为疾病治疗方剂,不建议作为预防使用。

清肺排毒汤来自于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以麻杏石甘汤、小青龙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藿香正气散等多种方剂组合而成,成分包括藿香、麻黄、炙甘草、杏仁、生石膏、桂枝、泽泻、猪苓、白术、茯苓、柴胡、黄芩、姜半夏、生姜、紫菀、冬花、 射干、细辛、山药、枳实、陈皮多种药物。服用清肺排毒汤以3天为一个疗程,须根据症状及进展调整处方及疗程。

错吃伤脾胃

中医一向强调中成药的使用须根据体质、病情不同,因应热、寒、湿,合理选择才有效用。不能把简单把中成药看成调理身体的药物,只建议暂时给予与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人作处方,健康人群不应大规模吃中药预防新冠肺炎。中药讲究在特定的治疗时间用药治疗特定问题。如果用对药,效果会很好,用错药不但无效,甚至会伤脾胃。

无论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或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Anthony Fauci都认为新冠肺炎可能存在大量无症状患者,而从目前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病例来看,这个病毒的传染性高,死亡个案大多因并发肺炎,呼吸衰竭致亡,所以长远对策仍以疫苗为重。

目前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与治疗流感的方案和用药无明显差异,皆以对症治疗为主。即发烧就降温,咳嗽就化痰止咳,缺氧就输氧,暂时并无特效药。疫情没有国界,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对于新冠病毒,临床治疗的策略就是从旧药中寻找哪种药物较可行 —— 例如特朗普强推的奎宁(Hydroxychloroquine)及其他抗病毒药,但不管西药还是中药都需要更多临床数据来证实效用,中药亦是药,不当使用,对身体可构成伤害。3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