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君安康!

0
543
views

武汉肺炎令人联想起2003年沙士,从而掀起全城恐慌!
记得2003年进入夏季后,沙士个案陆续消退,大家对沙士会否重临仍然忐忑,曾经有呼吸系统科医生说,病毒不会就此消失,根据历史,人类的疫症从不间断!

2003年的沙士,学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由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状病毒(SARS-CoV)引起,2012年出现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CoV),2019年出现的武汉肺炎(2019-nCoV),三者的病原体都是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是一类病毒的总称,在大自然非常常见,可感染多种哺乳类动物,有些是常见的感冒病原体,一般不会引起严重症状,而近十多年发现的冠状病毒有些却具致命风险,例如SARS-CoV及最近发现的2019-nCoV。相信大家在传媒上都看过不少资料。

病毒是比细菌还要微小的生物体,来源并不清晰,据说自有细胞以来就有病毒,一些我们熟知的病毒,例如天花和小儿麻痺症病毒,在人类世界生存几千年。上世纪医学家发现,病毒多是从动物传给人类,著名的HIV病毒来源于非洲猴子,汉他病毒源于老鼠,流行性感冒病毒来自家禽,冠状病毒则来自蝙蝠等等。

武汉肺炎很快便被医学家分离出为冠状病毒新病株,冠状病毒可导致从轻微感冒至死亡之间各种症状,新冠状病毒的致命程度虽逊于沙士,但感染能力却不逊色,不过,对于曾经与冠状病毒交过手的中国及香港医学家来说,当不致完全束手无策。只是病毒不容易有杀灭方案,人类与病毒多年战争只有天花和小儿麻痺稍占上风,那些流感病毒、肠病毒、鼻病毒等等,全都依然健在,且年年到人类世界拜访。西方医学对付病毒以抗病毒药和疫苗预防为主,但疫苗研发需时,所以勤洗手、避免到人多挤迫的地方、戴外科口罩减低感染便是不二法门。只是面对唯恐天下不乱的搞局分子以及各党派众口难调的压力,香港政府应对措施亦无章法可言,令全城陷入极度恐慌之中。

美国最近流感大流行,死亡人数多于八千人,全美住院人数以千万,同样值得关注,只是我们都聚焦于近在咫尺的武汉,无暇理会十万九千里外的流感。不少人认为武汉肺炎是因吃野味之过,其实是把病毒看得太过简单。中国人吃野味吃了几千年,不会吃到现在才出事;美国这么卫生,又年年推行疫苗注射,为甚么仍然沦陷于流感病毒?况且香港人(都是中国人的后裔)几十年前也一样好吃野味(现在仍有人食蛇),只是近十年才少吃了,为甚么人类文明了,卫生条件更好了,但禽流感、猪流感、冠状病毒仍然不断?

我们不支持吃野味,只想说,病毒从来没有离开人间。流感病毒、汉他病毒、肠病毒、手足口病毒、爱滋病毒,还有致命率甚高的伊波拉,全都环伺于人类左右。病毒会为生存而努力,而且比人类的适应能力更强,演化速度更快,只要有机会就会大量繁衍传播,那是生物体的天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们无法(亦不可能)把病毒赶尽杀绝,只能互相适应,接受对方在地球的存在,做好防预功夫,敬病毒而远之。

顺带一提:

有医护人员威胁罢工,可说是在疲于应付疫症及动乱的香港社会百上加斤。可笑的是,这些提出罢工医护人员的理由是他们也是人,为甚么要他们面对传染病人?

这个问题有点像 —— 为甚么消防要面对火灾、警务人员要面对危险的罪犯一样。从准备作为医护开始,医生护士不会不知道将来要面对的是病人吧!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