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君安康!

0
105
views

武漢肺炎令人聯想起2003年沙士,從而掀起全城恐慌!
記得2003年進入夏季後,沙士個案陸續消退,大家對沙士會否重臨仍然忐忑,曾經有呼吸系統科醫生說,病毒不會就此消失,根據歷史,人類的疫症從不間斷!

2003年的沙士,學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由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冠狀病毒(SARS-CoV)引起,2012年出現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CoV),2019年出現的武漢肺炎(2019-nCoV),三者的病原體都是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是一類病毒的總稱,在大自然非常常見,可感染多種哺乳類動物,有些是常見的感冒病原體,一般不會引起嚴重症狀,而近十多年發現的冠狀病毒有些卻具致命風險,例如SARS-CoV及最近發現的2019-nCoV。相信大家在傳媒上都看過不少資料。

病毒是比細菌還要微小的生物體,來源並不清晰,據說自有細胞以來就有病毒,一些我們熟知的病毒,例如天花和小兒麻痺症病毒,在人類世界生存幾千年。上世紀醫學家發現,病毒多是從動物傳給人類,著名的HIV病毒來源於非洲猴子,漢他病毒源於老鼠,流行性感冒病毒來自家禽,冠狀病毒則來自蝙蝠等等。

武漢肺炎很快便被醫學家分離出為冠狀病毒新病株,冠狀病毒可導致從輕微感冒至死亡之間各種症狀,新冠狀病毒的致命程度雖遜於沙士,但感染能力卻不遜色,不過,對於曾經與冠狀病毒交過手的中國及香港醫學家來說,當不致完全束手無策。只是病毒不容易有殺滅方案,人類與病毒多年戰爭只有天花和小兒麻痺稍佔上風,那些流感病毒、腸病毒、鼻病毒等等,全都依然健在,且年年到人類世界拜訪。西方醫學對付病毒以抗病毒藥和疫苗預防為主,但疫苗研發需時,所以勤洗手、避免到人多擠迫的地方、戴外科口罩減低感染便是不二法門。只是面對唯恐天下不亂的搞局分子以及各黨派眾口難調的壓力,香港政府應對措施亦無章法可言,令全城陷入極度恐慌之中。

美國最近流感大流行,死亡人數多於八千人,全美住院人數以千萬,同樣值得關注,只是我們都聚焦於近在咫尺的武漢,無暇理會十萬九千里外的流感。不少人認為武漢肺炎是因吃野味之過,其實是把病毒看得太過簡單。中國人吃野味吃了幾千年,不會吃到現在才出事;美國這麼衛生,又年年推行疫苗注射,為甚麼仍然淪陷於流感病毒?況且香港人(都是中國人的後裔)幾十年前也一樣好吃野味(現在仍有人食蛇),只是近十年才少吃了,為甚麼人類文明了,衛生條件更好了,但禽流感、豬流感、冠狀病毒仍然不斷?

我們不支持吃野味,只想說,病毒從來沒有離開人間。流感病毒、漢他病毒、腸病毒、手足口病毒、愛滋病毒,還有致命率甚高的伊波拉,全都環伺於人類左右。病毒會為生存而努力,而且比人類的適應能力更強,演化速度更快,只要有機會就會大量繁衍傳播,那是生物體的天性。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我們無法(亦不可能)把病毒趕盡殺絕,只能互相適應,接受對方在地球的存在,做好防預功夫,敬病毒而遠之。

順帶一提:

有醫護人員威脅罷工,可說是在疲於應付疫症及動亂的香港社會百上加斤。可笑的是,這些提出罷工醫護人員的理由是他們也是人,為甚麼要他們面對傳染病人?

這個問題有點像 —— 為甚麼消防要面對火災、警務人員要面對危險的罪犯一樣。從準備作為醫護開始,醫生護士不會不知道將來要面對的是病人吧!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