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与脱中

0
206
views

无论「反修例」的初心是不是纯粹反修例,走到现在变了反政府已是不争的事实。「反修例」已经完完全全变了调!

很明显,反对派是模仿英国脱欧幕后推手Dominic Cummings的策略来煽动群众对共产党的恐惧来推动「反修例」事件。

读历史的Dominic Cummings是英国脱欧派的军师,成功挑起了一群没有特别立场的英国人对移民的恐慌及向欧盟缴交会费的不满,用了一点手段,模糊了数据,再利用电子交友网络上的广告,潜移默化网上人,成功赢了脱欧公投。至于脱欧之后英国的情况,不是Cummings关心的事(那是上台收拾残局的政党的事),在赢了脱欧公投后,Cummings甚至说,投票脱欧的人将来很可能后悔。而且,未到「将来」,不少英国人已经后悔了。

 

香港的反对派将Cummings的策略搬到香港来,有效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其中当然需要幕后金主),挑起深埋在香港人心中对共产党的恐惧情绪,以及对现代中国人的妒恨,而这种情绪就像传染病,在电子媒体中以百倍光速传播。

大约三四十年前,中国仍然处于被香港「援助」的境况,然而自香港回归以后,中国渐富,香港渐贫,以前被香港人视为低一等的同胞忽然与香港人平起平坐,甚或更高一等,真令那些曾经抬钱回国救济穷亲戚的人沮丧(那种回乡时受到夹道欢迎的虚荣彻底消失)。但最令人不爽,是现时强了的强国人,仍是每日150个单程证不停来港,「抢夺」香港人的资源,抢夺公屋、抢夺医疗、抢夺土地、抢夺学位。

这些恐惧与仇恨一直隐隐埋在香港人心底,「修订逃犯条例」正好给反对派一个难得契机,把这种恐惧和仇恨情绪引爆。

香港人的公共资源是否被掠夺?就是有人说有人信,便成了「事实」,香港人心底的不满由强国同胞的行为到资源的侵略,再发酵到对政府及国家的不信任,然后就是逢中必反以及——「脱中独立」。不少人都奇怪,为甚么反对派可处处占上风煽惑民意?为甚么市民会相信一些不可能成真的传闻或希冀?原因是反对派不是政府,不需要为所说的话负责,只需把香港人的「恐惧和愤怒」勾起,没有人会追究「真相」或可能不可能。

连作为成熟民主大国的选举(英国脱欧公投与美国总统大选)都受着网络的操纵,现代所谓的民主,其实是谁掌控大数据谁就得天下。

在香港,最大的不幸,不是元朗或是西环内战或是已经下滑的经济,而是人与人之间被播下极端主义、非黑即白的种子,这些种子撕裂分化了我们的社会、家庭和朋友间的情感,已不是简单的某某鞠躬下台就可以解决。

香港人,究竟有多少智慧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PS:非常推荐大家看英国电视电影脱欧:无理之战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