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與脫中

0
208
views

無論「反修例」的初心是不是純粹反修例,走到現在變了反政府已是不爭的事實。「反修例」已經完完全全變了調!

很明顯,反對派是模仿英國脫歐幕後推手Dominic Cummings的策略來煽動群眾對共產黨的恐懼來推動「反修例」事件。

讀歷史的Dominic Cummings是英國脫歐派的軍師,成功挑起了一群沒有特別立場的英國人對移民的恐慌及向歐盟繳交會費的不滿,用了一點手段,模糊了數據,再利用電子交友網絡上的廣告,潛移默化網上人,成功贏了脫歐公投。至於脫歐之後英國的情況,不是Cummings關心的事(那是上台收拾殘局的政黨的事),在贏了脫歐公投後,Cummings甚至說,投票脫歐的人將來很可能後悔。而且,未到「將來」,不少英國人已經後悔了。

 

香港的反對派將Cummings的策略搬到香港來,有效利用社交媒體的力量(其中當然需要幕後金主),挑起深埋在香港人心中對共產黨的恐懼情緒,以及對現代中國人的妒恨,而這種情緒就像傳染病,在電子媒體中以百倍光速傳播。

大約三四十年前,中國仍然處於被香港「援助」的境況,然而自香港回歸以後,中國漸富,香港漸貧,以前被香港人視為低一等的同胞忽然與香港人平起平坐,甚或更高一等,真令那些曾經抬錢回國救濟窮親戚的人沮喪(那種回鄉時受到夾道歡迎的虛榮徹底消失)。但最令人不爽,是現時強了的強國人,仍是每日150個單程證不停來港,「搶奪」香港人的資源,搶奪公屋、搶奪醫療、搶奪土地、搶奪學位。

這些恐懼與仇恨一直隱隱埋在香港人心底,「修訂逃犯條例」正好給反對派一個難得契機,把這種恐懼和仇恨情緒引爆。

香港人的公共資源是否被掠奪?就是有人說有人信,便成了「事實」,香港人心底的不滿由強國同胞的行為到資源的侵略,再發酵到對政府及國家的不信任,然後就是逢中必反以及——「脫中獨立」。不少人都奇怪,為甚麼反對派可處處佔上風煽惑民意?為甚麼市民會相信一些不可能成真的傳聞或希冀?原因是反對派不是政府,不需要為所說的話負責,只需把香港人的「恐懼和憤怒」勾起,沒有人會追究「真相」或可能不可能。

連作為成熟民主大國的選舉(英國脫歐公投與美國總統大選)都受著網絡的操縱,現代所謂的民主,其實是誰掌控大數據誰就得天下。

在香港,最大的不幸,不是元朗或是西環內戰或是已經下滑的經濟,而是人與人之間被播下極端主義、非黑即白的種子,這些種子撕裂分化了我們的社會、家庭和朋友間的情感,已不是簡單的某某鞠躬下台就可以解決。

香港人,究竟有多少智慧可以度過這個難關?

PS:非常推薦大家看英國電視電影脫歐:無理之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