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一百分的药剂师

0
1906
views

时间是某星期六的早上,地点是九龙佛教医院药房。

等候攞药的病人不多,十来二十个,一般来说,佛教医院的药房不算很挤拥,通常病人等攞药的时间多不会很长。

当显示板出现某个号码时,一个伯伯与陪诊员一起到柜台前取药。伯伯高高瘦瘦,似乎患了多种疾病,药物多到要用大胶袋来装,糖尿药、心脏药、薄血药、血压药、降胆固醇药全都有,药剂师一面配药一面解释如何服食,伯伯一面点头。而那个陪诊员却是每一种药都重复问药剂师一次,又重复用她的语言对伯伯说一遍。由于她所用的「语言」与药剂师的「语言」并不完全一致,伯伯听不明白,又重新再问药剂师,药剂师又重新解释。

虽然所有药物包装上都有药物标签,也注明如何服食,药剂师亦已解释,但陪诊员要求药剂师用萤光笔Highlight标签以求更突出,理由是怕伯伯看不到。大家可以想像,伯伯有几十包药,每一包都要再用笔Highlight一次,即是说,每配出一种药,都要多花一倍的时间。

那些在旁边等的人都已经有点火了,有些更在鼓譟,但陪诊员却有更奇怪的要求,说上次伯伯有配咳水,今次没有,认为是医生漏了,要药剂师打电话问医生。

现场见伯伯没有咳,干吗要配咳水?但药剂师仍是好脾气地为伯伯致电问医生。

真是很少很少遇见这么有耐性的药剂师。大家都知,不少药房的药剂师都是问了姓名,就把药丢给你算,如果愿意解释说如何服食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事实上,当天药剂师的态度与耐性真是一等一,作为前线配药的药剂师,解释药物令病人明白是最重要的职责;至于那个陪诊员,其实亦是尽了她陪诊的工作,如果能先取药再慢慢给伯伯解释,就不会阻碍药剂师的工作及其他等候的病人。虽然用错了方法,但每一个敬业乐业的工作者,仍值得我们尊敬。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