態度一百分的藥劑師

0
639
views

時間是某星期六的早上,地點是九龍佛教醫院藥房。

等候攞藥的病人不多,十來二十個,一般來說,佛教醫院的藥房不算很擠擁,通常病人等攞藥的時間多不會很長。

當顯示板出現某個號碼時,一個伯伯與陪診員一起到櫃台前取藥。伯伯高高瘦瘦,似乎患了多種疾病,藥物多到要用大膠袋來裝,糖尿藥、心臟藥、薄血藥、血壓藥、降膽固醇藥全都有,藥劑師一面配藥一面解釋如何服食,伯伯一面點頭。而那個陪診員卻是每一種藥都重複問藥劑師一次,又重複用她的語言對伯伯說一遍。由於她所用的「語言」與藥劑師的「語言」並不完全一致,伯伯聽不明白,又重新再問藥劑師,藥劑師又重新解釋。

雖然所有藥物包裝上都有藥物標籤,也註明如何服食,藥劑師亦已解釋,但陪診員要求藥劑師用螢光筆Highlight標籤以求更突出,理由是怕伯伯看不到。大家可以想像,伯伯有幾十包藥,每一包都要再用筆Highlight一次,即是說,每配出一種藥,都要多花一倍的時間。

那些在旁邊等的人都已經有點火了,有些更在鼓譟,但陪診員卻有更奇怪的要求,說上次伯伯有配咳水,今次沒有,認為是醫生漏了,要藥劑師打電話問醫生。

現場見伯伯沒有咳,幹嗎要配咳水?但藥劑師仍是好脾氣地為伯伯致電問醫生。

真是很少很少遇見這麼有耐性的藥劑師。大家都知,不少藥房的藥劑師都是問了姓名,就把藥丟給你算,如果願意解釋說如何服食已經是皇恩浩蕩了。

事實上,當天藥劑師的態度與耐性真是一等一,作為前線配藥的藥劑師,解釋藥物令病人明白是最重要的職責;至於那個陪診員,其實亦是盡了她陪診的工作,如果能先取藥再慢慢給伯伯解釋,就不會阻礙藥劑師的工作及其他等候的病人。雖然用錯了方法,但每一個敬業樂業的工作者,仍值得我們尊敬。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